窗外

風把雨催促得很急驟
時而滴滴答答  時而滴答滴答
偶然
幾滴意外的雨水闖進來
些許冰冷也帶點幾分寒意
雨聲
踏著忽高忽低的步調
好像在敲打什麼似的
原來是我屋上的鐵皮
那聲響
確實的淹沒我耳根
及平日所及的一切
取而代之的是
機車急馳而過的呼嘯
汽車輾過柏油路上的積水
最終
風沙沙的掠過每個城市的角落
然而
我知道
我的窗口
也是其中的驛站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貪吃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